返回⒴⊔sん⊔щ⊔Ⅿ.coⅯ 分卷阅读40  水清宴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更快章节推荐:师尊每天都在勾引徒弟(1v1) 
温馨提示,首页停留5秒自动刷新到备用站点,防止域名失效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人群,一瘸一拐地往戚怀家走去,到了门前,却又不敢进去了。

他在门口站到再也站不住,蹲在地上,直到戚怀开门,他看着他,苦涩道:“埋在哪里了?”

“哥哥你在说什么?宝宝睡下了……”

“你是想我把山上所有的坟都扒开吗?”

他们无声对视着,戚怀最终妥协了,他背着江卿乐一步步往坟地走去。

江卿乐目视前方,他看到一片坟包,因为刚下过雨,连新坟旧坟都分不清楚。

我的宝宝,你在哪里?对不起,爸爸把你弄丢了,你能原谅我吗?对不起,爸爸还没有见你一面呢,你是什么时候走的?你一个人是不是也很害怕?

戚怀背着他来到一片小坟包前,他只看一眼,眼泪就止不住地流。

那个小坟包,只有洗脸盆那么大,上面倒扣着一个土块,在一众墓碑中间显得那么可怜又格格不入。

江卿乐脚一落地就扑上去,两只手插进土里,他祈祷着,里面什么都没有,这一切都是一场骗局,对,他是在做梦吗?

“哥哥,哥哥,宝宝已经死了……”

“啪”地一巴掌,江卿乐沾着泥土的手狠狠扇上戚怀的脸:“他没有死,他死了,你们要给他偿命!如果我是在医院生孩子,他怎么会死?是你们的自私和无知害了他!如果你不帮我,你就滚。”

江卿乐拼命扒着,很快中间凹了一块,他的全身沾满了泥土,脸上也溅了很多泥点子,他扒着扒着就想,这里这么冷,这么黑,他的宝贝怎么能待在这种地方呢?

终于,他碰到一个东西,不是泥土,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戚怀也趴在地上跟他一起挖,泥土下面,是一个收稻子的袋子,就是他生产时垫在他下面的,他绝望的嘶吼回荡在田野上,他凄厉地问戚怀:“你们怎么能就这样草草把他埋了呢?也不给他穿衣服,你们好狠的心啊!”

他抱着那个冰冷的小宝宝,打开他的双腿,是个双性人,他现在不想去想不好的东西,他的孩子能感应到的,他一定就在附近看着他。

他笑了一下,他偷偷想过,如果是个男孩就叫尧尧,如果是个女孩就叫瑶瑶。他的尧尧,最乖了,每次不舒服的时候,他跟他说话,他就立马乖乖的。他躺在床上的时候他就会在他肚子里打拳,如果他盖上被子,他的尧尧就会知道爸爸要睡觉了,会立刻安静下来。

“哥哥,把宝宝放回去吧,你这样,他也难过。”

他的最后一句话打动了江卿乐,他抱着那个孩子,依依不舍地问:“真的没救了吗?现在送去医院还来得及吗?”

戚玄也赶了过来,江卿乐让戚怀把衣服脱下来,把宝宝包在了里面,心里默默地说:“尧尧,爸爸爱你,你的父亲们也很爱你,如果爸爸以后还能有小宝宝,你愿意来爸爸的肚子里吗?你一定要来,爸爸一定好好爱你,最爱你。”

三人沉默着走在回去的路上,坟地渐渐远去,江卿乐冷漠的声音响起:“因为是双性人,所以你们才让他死的吗?”

戚玄停下脚步:“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

戚怀忍住眼泪:“哥哥,你不要乱想,不要太难过,你还年轻,一定还会有孩子的。”

江卿乐又扇了戚怀一巴掌,泥点子溅到了戚怀的眼睛里,他闭着眼睛默默流泪。

“再也不会是他了,你们杀死了我的尧尧,你们这些刽子手。”他看向戚玄,“你为什么骗我是个男孩子?”

“他难道不是男孩子吗?”

江卿乐慢慢变得冷静:“我要回家,你答应过我的。”

“再生一个,就放你走。”

“大哥!”

江卿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去的,他开始像一具行尸走肉一样活着,一开始戚玄把他锁在床上,后来可能看他太过平静,慢慢放松对他的看守。

他开始做饭,做的手上伤痕累累。他开始洗衣服,经常挎一大篮子衣服去河边。他开始接受着他们的爱抚,即使心里一片死寂,身体也能热情地给出反应。Ⅾаňмéi.iňfǒ(danmei.info)

他好像跟村里的双性人一样,跟命运妥协了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