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7.初次(兰瞿H)  兜风的草莓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更快章节推荐:师尊每天都在勾引徒弟(1v1) 
温馨提示,首页停留5秒自动刷新到备用站点,防止域名失效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残夜灯辉下,少年乌发浓如墨,玉骨冰肌。赵嘉禾伸手,抚上腰腹间分明的肌理,虽不如柳卿的坚实,但也足够分明。沿着纹路向下,抚过平坦小腹,指尖落在些许卷曲之上。

她微微蹙眉。

她不喜毛发,因而阁中公子皆要剃得光洁如玉。

兰燮看到赵嘉禾的表情,心下一咯噔,连忙道:“我下次将他拾掇好再来。”他天生便无毛,再加上先前也未将瞿揽玉侍寝之事放在心上,便不曾提点过他。

赵嘉禾揪了一下,指尖捏着一根黑色卷毛。少年虽然青涩,这毛发竟然长得如此粗壮。好在这些黑毛长得还算妥帖,并未长在难看之处,倒也能忍耐。她最为厌恶腹部和肉囊上长黑毛的花儿,皆被她随手送予建安的达官显贵了。

公子与殿下的三言两语间,瞿揽玉的背上起了冷汗。

赵嘉禾托起沉重的肉囊。硕大的一团,边缘都露出了手心。她抬首,眉眼弯弯道:“莫怕,胆子要大些。”

“是。”瞿揽玉低低地应了一声。

赵嘉禾并未再言,而是收起手,翻身将兰燮压在身下。

瞿揽玉疑惑地拧起眉。殿下是何意思?胆子大些?

赵嘉禾单手扣住兰燮下颌,轻吻他微微开合的朱唇。纤腿跪在他的双腿两侧,瞿揽玉正好能将整个肉穴一览无余。先前吞吐阳物的穴口还未完全闭拢,黏糊糊的,几缕稀疏的毛发也熨帖于其上。

瞿揽玉咬了咬唇,便爬上床,骨节分明的手指试探地抚过殿下的大腿,并未得到任何斥责。

若是没有殿下和公子的允许,作为亲随是不能以身侍主的,但他可以做些力所能及之事。例如,用口舌侍奉殿下。

他的手落在柔软潮湿的穴上,指尖轻轻刮了一下肉缝。

赵嘉禾浅应了声。

兰燮抬手,捏住一个晃动的乳儿,缓慢揉捏。

瞿揽玉感到指尖湿了,不知是公子的精水还是殿下的淫汁。他垂首吻上殿下的雪臀,灼热的唇浅浅地擦过一道清痕,最终咬住一片花唇。

赵嘉禾惊唤了一声。瞿揽玉的唇滚烫,舌头极软,银牙碾得轻柔。她将脸埋入兰燮脖颈间,听得兰燮心脉跳得飞快。

瞿揽玉喉结微动,啜吸不止,虽不得章法,却弄得花唇水光潋滟。

赵嘉禾的唇贴着兰燮的颈子,闷闷地喊了几声。

兰燮的手抚上殿下的脊背,指尖在脊骨处来回摩挲,哑着嗓音问:“殿下,揽玉可以进来吗?”

“嗯。”许久后,赵嘉禾应了声。

闻言,瞿揽玉直起腰,高耸阳物蘸起腿间湿润,上下跃动不止。他那巨物也是颇为壮观,色泽较兰燮的要深,但笔直修长,龟头后端的边缘格外凸起。

瞿揽玉的心要跳到嗓子眼了,手微颤地落在殿下的雪臀上,深吸一口气。

身子前倾,将龟头对准穴口。只是刚刚触及,肉穴便急不可耐地浅含住。

完了完了。瞿揽玉闭上眼,根本不敢看,亦不敢动。

赵嘉禾等了片刻,转首看去,见少年紧抿唇,满脸紧张。

“兰燮,你的亲随似乎并未准备好。”赵嘉禾低喃。

听到赵嘉禾略显责怪的语气,瞿揽玉心一横,向前撞去。阳物剖开穴口,贯穿了整个穴道,卡在宫口。

赵嘉禾瞪大眼。

这回不用她出言,少年按着她的臀横冲直撞。

“那是什么?”赵嘉禾感受到穴中有一块异常的凸起,深深地犁着穴壁。

“殿下,这是我的龟头。”瞿揽玉低声道,“揽玉进来了。”

穴中本就潮湿无比,在他抽动之间,更为顺滑。深捣之下,乳白汁液如瀑而下,打湿了兰燮的腿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