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凭什么?  青灯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更快章节推荐:师尊每天都在勾引徒弟(1v1) 
温馨提示,首页停留5秒自动刷新到备用站点,防止域名失效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

如月听见她细微的声音,情绪低落,“到底树欲静而风不止。”

她以为她安分守己,对李夫人恭恭敬敬,对李湉湉敬让有加,总有一处容身之地。偏偏世事不能如愿,她还小心翼翼的做什么?

如月小心望着她,“姑娘,咱们派去调查的那些人,怕是大爷也知道。”

楚楚嗯了一声,她一直明白,李府任何风吹草动怎么可能瞒过李轸。这个家,没有比他更让她觉得存在感强烈到令人窒息,却也没有比他更权威,给人安心的生存的安全感。

回到院子没坐上一会儿,先前来找过她的那个小丫头又来了,这一次楚楚却没见。如月拦住人在说什么,忽听小丫头高声道:“姑娘,姨娘请您过去……说了,就见一面……”

再后面的声音慢慢听不见,外头淅淅沥沥下起雨来,打在芭蕉叶上,噼里啪啦响彻黑夜。

小巷尽头的木门紧闭,红木的小门沉寂,掩在雨里一声不吭。林安生立在雨里,雨水兜了满头满脸,他只是静静看着那扇门,相信他等的人会出来。

明日便是他启程的日子,林夫人将他唤过去,一一交代,新家住了没多少时候,却又要搬的干干净净。这样子是不打算再回来的,林安生觉得奇怪,“等过去安顿好了,娘您就回来,先朝李家下聘,商议好日子,我就回来……”

后头的话,在林夫人越来越平静的脸色下说不出来,林安生蹙眉道:“娘?你不是答应我……”

林夫人道:“我是答应了你,只是先前咱们的家世,与二姑娘确实相配。我对你也没那么大的期许,自然愿意你娶个心仪的姑娘,如今你瞧瞧,咱们也是官宦人家了,你往后可以走的更远,你需要更有用的助力。”

林安生道:“小将军同我一处长大,再者我一个武将,需要什么助力,我只管尽职尽责干好本职工作就是了。”

林夫人长叹一声,“这事我已经细细思量过,你与二姑娘不合适,李府如今也没那意思。安生,你听娘一句,往后多少好的没有。”

夏夜的雨水冰凉,打在身上汲取温度,时间长了寒气从脚底蹿上来,手脚冰凉。

林安生抹了一把脸上的雨,勉强从雨幕里看见大门开了一条缝,他迫不及待往前踏出一步。看清楚那道修长挺拔的身影,眼里的光趋渐落寞。

李轸黑衣裹身,仿佛天生生于黑夜,与生俱来的凌厉气势。林安生一直知道的,便是他父亲在世,也很喜欢小将军,赞他是难得一遇的将星。

会将欺辱皇庭几百年的鞑子驱逐出关,所以费心竭力为李家效命,抛下孤儿寡母拼尽性命在所不惜。

他也明白人各有命,他从来没资格同小将军争夺,可为什么他想要的都同这个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轻而易举就能得到他费尽心机也够不着的一切。

父亲的目光,尊贵的家世,天生便耀眼的光芒,甚至连他喜欢的姑娘都在对方身边。

林安生盯着李轸,脸色沉郁,侧脸紧绷。

李轸站在台阶上,居高临下,双手负在身后。两人对视了一会儿,林安生屏住呼吸,往前跨出一步,李轸目光如利剑般射过来。

“到了南阳,李家也是林家世交,永不分割,你不必忧虑。只是,阿楚,莫再与她接触。”

林安生低低笑出声,“我与二姑娘情投意合,夫人也答应了我的求亲,小将军何出此言啊。”

那句情投意合刺激到李轸,他逼近林安生,声音似乎从冰寒的深渊传出来,夹裹着森寒之气,“我守了十年,等她长大,就为了今天她身边只有我一个。你凭什么?”

林安生满目震惊,雨水流进眼睛,他忍不住眨了眨,忍耐住那股颤栗感,“那你有问过她吗?她乐意待在你身边吗?愿意为了你同世俗背道而驰吗?受得住所有人异样的眼光吗?”

几个问题砸下来,李轸脸色铁青,双手紧握成拳。他一个都没办法回答,他自己心里也有答案,她不愿意,甚至千方百计想逃离。

林安生便是她在黑暗中病急乱投医的救命稻草,即使李轸不将他看在眼里,可也赌不起楚楚要离开的决心。所以他只能切断她的后路。

他不是好人,他逼她要她,还想在她心里光明磊落哪怕一点点。所以明知是李夫人设计张善荣,他不作为,等着楚楚自动投入圈套,求他救人。

明明是他命人暗示林夫人,林安生除了楚楚有更好的选择,让林夫人先放弃,她便会对林安生死心。

他确实成功了的,林安生来了,她却没出来见他,甚至没有只言片语。他松一口气,却也妒忌的要死。

他对她如珠如宝,就因为身份的鸿沟,她便将他的一切都抹杀,不肯认真看看他。林安生做了什么?他不过就是站在那里,就能得她青睐。

“这些事不用你操心,总之你跟她一定没结果。”李轸声音低低的,更像是在对自己说。

“有没有结果,我要亲自问了才知道,毕竟她亲口许我终身的。”林安生第一次这样挑衅李轸。

李轸的手隐隐颤抖,心口有一团火熊熊燃烧,对眼前这个男人,他突然嗤笑,“你确定已经成为我妻子的她会许你终身?”

林安生眼睛猩红,大吼一声,朝李轸扑过去。李轸不闪不避,迎头而上,两个人在雨里扭打在一起。

都是身经百战、格斗经验丰富的将军,偏生此刻却是拳拳见肉,怎么蛮横吃亏怎么往对方身上招呼。似乎都受了百般的委屈,不将一腔愤怒发泄出来不肯住手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