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颠覆  青灯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更快章节推荐:师尊每天都在勾引徒弟(1v1) 
温馨提示,首页停留5秒自动刷新到备用站点,防止域名失效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夜深了,一声清脆的鸟鸣响彻长夜,如月将三角炉搬到通风的廊下,依照大夫的吩咐包了几包药,捡一包出来熬,其余的全部装进柜子。

屋子里静悄悄,油灯站在桌上,满室静谧的昏黄。李轸坐在床边,握着楚楚的手,放在脸边,轻微蹭了蹭,目不转睛的看她。

时间长了,她半点反应也无,仿佛已经悄无声息的死去,他忙去探她的鼻息,指尖温热的触感叫人心安,可他不敢掉以轻心,似乎就这样看着,她就永远不会离开。

如月端了药进屋,将碗放在床前的小兀子上,李轸看了她一眼,哑声道:“怎么样?”

“柱子将大夫送出去了,药是去咱家保和堂开的,皆是好药材。”如月顿了顿,“大爷去歇着吧,姑娘我看着,大夫不是说了,郁结于心,这一口淤血吐出来病气也就散了,人也就好了。”

“忧虑过重,心脉阻塞,肝脾俱惫……几年的根了,由来已久……不过一朝怒极爆发,引出这病来……切记修身养性,心情舒畅,也就好了……”

耳边回响着大夫的话,李轸从不知道,他将阿楚逼到这个份上,可若叫他放手,却又万万不能,只觉得深深的无力。

如月亲眼见两人纠葛至今,她是从小苦过难过的,从灾荒里逃出来,易子而食的事情都见过,所以也从不觉得李轸与楚楚之间的羁绊有什么,难能可贵的一份感情,多少人一辈子找不到自己的情之所钟。

她只是为他们惋惜,姑娘的性子她最是知道,要说对大爷没一点感情也不可能。然而她的那份孺慕只是纯粹的兄妹之情,她敬重、心疼、依赖他,所以李轸感情变质,于她乃是切肤的背叛,甚至还沉浸在幻象中,总觉得有一天梦醒了,他们还是相亲相爱的兄妹。

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,乱伦不是谁都有勇气面对的。楚楚又是个细腻敏感的性子,所思所虑,往往做着最坏的打算。

要说姑娘病了,大爷也没好到哪里去。姑娘吐了一口血,他何曾不是吓的脸色都变了,仿徨无措像个被人抛弃的孩子,一晚上就守着她,寸步不离,那股痴缠劲儿,这辈子什么能分开他们,如月想象不到。

如月轻叹了一声,又劝了一遍,“若是姑娘醒了,大爷再病了反倒不美,等她醒过来,多少不够看的。”

“我不敢。”那声音低哑,若不是更深夜静,如月似乎以为自己幻听了。

他从来都没抓住过她,即使人在身边,也不过一俱躯壳。她于他也不过一个朦胧的梦,仿若一缕青烟,稍稍松手,就再找不到了。

所以他从不敢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,就是苦求,留下人也是好的。如月心头一酸,勉强笑道:“大爷明知姑娘在意三姑娘,何苦刺激她,又闹的这样不可开交。”

他微微低头,也不知听进去多少,想来也是极后悔的。如月也猜到李纤纤做了什么,惹的楚楚生这么大气,她道:“三姑娘什么性子,枉费姑娘掏心掏肺,等姑娘想通了,断不肯再气您的。”

李轸听进去了些,满嘴苦涩,阿楚的逆鳞,从来没有他。

视线朦胧仿佛雾里看花,一个亢长无比杂乱的梦,迷障重重的找不到出口。天外一道低郁的声音一遍又一遍传来,她如何努力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,只能循着那道声音,跟着走出迷障。

入目是薄烟一般的软帐,窗外明亮,光柱投进室内,细小的颗粒在空中沉浮。楚楚偏头,看清趴在手边清俊的半张脸,微微一怔。

她抿起唇,视线落在李轸一圈青色的胡茬上,眼下也有些青黑,微微叹口气。她昨晚好像说了很过分的话,此刻回想起他弯腰捂住心口的模样,有一丝懊丧。

门轻轻从外面推开了,楚楚忙闭上眼睛,如月走到床边,小声说,“大爷,王副将在外头找呢。”

李轸的声音哑涩,咳了两声,“什么时辰了?”

“辰正了。”

悉悉梭梭的声响,静默了一刻,粗粝的手抚上她的脸,他小声道:“好好看着,我出去了。”

关门的声响扣上一室静谧,楚楚这才转头,自己撑着坐起来,心口有一丝闷痛,却难得的舒畅,连日来的郁闷一扫而空。

柜子里珍藏了上好的燕窝,如月等楚楚醒了,便熬上了一盅。楚楚端着碗,手上轻轻搅动勺子,听到外头有人请安。

楚楚看着李纤纤面色含笑的走过来,分明看了十几年的脸,一朝细细瞧来,竟有些陌生的错觉。如月不喜李纤纤,上了茶也不招待,自顾自坐到一边做针线去了。

李纤纤倒不尴尬,自己坐了高凳,仔细看了楚楚一回,“怎么又病了,我还说找你一道做帕子。真是个小姐的身子。”

楚楚放下碗,平静的道:“你昨儿去大哥书房了?”

李纤纤面上慌乱一闪而过,勉强道:“二姐怎么知道?”

楚楚忍住气恼,“我不但知道你去找了大哥,还知道你做了什么。”昨天她是一时气怔了,也知道李轸的为人,断不会跟李纤纤有什么牵扯,那么就是李纤纤主动了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