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别怕了,哥哥在(H)  青灯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更快章节推荐:师尊每天都在勾引徒弟(1v1) 
温馨提示,首页停留5秒自动刷新到备用站点,防止域名失效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平妈妈等在门前,楚楚的身影从月洞门出来,迎上去客气笑了笑,“姑娘来了,大姑娘在后头等着呢。”

“有劳妈妈。”楚楚双手叠着,欠了欠身。

李夫人宴请周夫人母女,李湉湉早将周敏敏和邱书慧叫到后堂小客厅说话。

还没进门,便听里头说笑的声音传出来。周敏敏自来爱跟李湉湉斗来比去,从小较劲儿到大,前些时候得知李湉湉许了那样一户好人家,很是颓然了些。

以免李湉湉跟她炫耀,躲了许久,偏从周夫人话头里得知李夫人相中了她,于是斗志昂扬起来,虽极是不屑讨好李湉湉,也暂时避其锋芒。

李湉湉支起手,从发髻上抚过,“家里商行上月从京都回来,哥哥特意嘱咐,给我带了这支赤金牡丹扇钗,瞧着可还行。”

茂密齐整的飞仙髻,富贵花纹的首饰,只既然用了掌盘大的金饰,鬓发上坠云纹篦,失了自然简单,过于匠气雕琢。

看破不说破,周敏敏自腋下抽出白纺绸绣黑蝴蝶的手绢,掩住嘴,笑道:“知道小将军疼你,我没好兄长,拿来显摆做什么?”

有李轸这样年轻有为,手握兵权的哥哥,倍受宠爱,一直是李湉湉优越众人的地方,她笑道:“有什么稀罕的,你若喜欢,等他们再去,知会一声,京都什么流行的样式没有。”

若叫周敏敏拿李湉湉的手软,往后处处捧着她,那是万万不能,只是一想到母亲的话,若想进李家的门,李湉湉不但不能得罪,还得好生稳住,便不好落她面子。

邱书慧瞧两人蠲弃前嫌,你好我好的虚伪样子,一阵牙酸。心里暗恨,分明是她先相中的李家,说好了帮忙,没头没尾的,她的好表妹倒自己巴结起李湉湉了。打的什么主意当谁哑巴瞎子呢。

她噗呲笑道:“表妹先儿还跟我说,只有那些没什么根基的破落户,点子见识没有,穿的带的使劲儿堆金聚银,只怕不能显出他家的富贵。”眼神儿往李湉湉头上斜瞅一眼,“——我不是说湉妹妹,你们瞧瞧,二姑娘这一身青葱的颜色,配上头上这清淡的海棠玉簪,倒难得清极雅极。”

楚楚看了邱书慧一眼,后者仿佛没察觉有什么不对,吃吃的笑。周敏敏和李湉湉早变了脸色,事已至此,解释反倒欲盖弥彰,周敏敏淡淡道:“表姐何必狭隘至此,殊不知再美的装饰给街上那些乞儿,也不过明珠暗投。反过来,真正的美人,就是披麻布着粗棉,也叫人过目难忘。湉湉这样难得的品貌,只有她方不辱没这一身锦绣。”

邱书慧嘴皮扯了扯,也不敢过分得罪周敏敏,便闭上了嘴。楚楚遭这一场无妄之灾,唯恐邱书慧在拉她作筏子刺人,坐了会子,从后头长廊下去,七拐八拐,拾阶躲进楼馆。

后台临着小湖,长廊围绕,流水清幽幽的,成串的鲤鱼蹿过,飞梭进岸边的芦苇荡,小溪从外头引进来,潺潺的细流注进池子。楚楚将鱼食一分为二,扔进湖里,鱼儿一闪而过,没了踪迹。

专注着自己手头,身后来了人也没发觉,被人一把揽进怀里吓了一跳。

“是我。”

熟悉的嗓音熟悉的怀抱,楚楚轻吁口气,偏作对,“是旁人倒罢了,是你才叫人害怕。”

“哦?”他不满,含住嘴边嫩白的耳垂用虎牙尖磨了磨,“我又是什么恶人,还让你避如蛇蝎了。阿楚,好好说,想好了再说。”

耳朵烧红,暖色如滴入水中的红墨晕染开,用力的舔吸让她浑身一颤,楚楚哼了一声,四顾无人也胆战心惊,小声道:“人来人往的,给人看见了。”

“那没人的地方,你就依我了?”

楚楚脸也开始发烫,李轸搂着人,旋进馆里深处,发难,“阿楚还没回答我。”

这地儿虽时常没人来,也定时有仆妇打扫,干净是干净了,过于寂静,一点声响也无。高大的身躯压下来,宽背厚实的肩臂,将娇小的倩影笼罩的一丝不露,楚楚恼了,“就是奸恶之人,难以晓之以情动之以理,也有惧怕的时候,总能治住他。哪个像你,软硬不吃,油盐不进。”

李轸埋下头,抵在她额头上,低笑,“不对,你说的不对。”顿了顿,声音含了一丝暗昧,“谁说我不吃软的,分明好吃的很,每尝一次都叫人食髓知味,欲罢不能。咸咸的我也爱,最喜欢的味道,多少都不腻。”

楚楚反应了好一会儿,感觉他的手捞起裙子探进去,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气的脸蛋涨红,欲骂又羞于启齿。手忙脚乱顾上不顾下,揉搓的浑身软烂。

又被堵住嘴,呜呜的小声抵抗更诱人来欺负,银色的细丝从口齿相依的缝隙里淌出,身子一紧,夹住摸索进来的指头进退不得。

李轸耐心好的很,慢慢抽插了一会儿,顺着手指流出滑腻腻的热液,觉得差不多了,解开裤头,弹出早已气势汹汹的巨物,抬起一条玉腿架在臂弯,腰上使劲往里埋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