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重逢  青灯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更快章节推荐:师尊每天都在勾引徒弟(1v1) 
温馨提示,首页停留5秒自动刷新到备用站点,防止域名失效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“姑娘?怎么办?”如月也没想到,再次见到林安生,对方竟然变成了这幅模样。

楚楚摇摇头,“前几日柱子派人进来,商量的怎么样?”林安生虽将她囚禁,并不担心她能凭一己之力逃跑,平常府里就几个婆子丫头,巡逻的护卫松散,只在府外安插了好些人手。

“里头的事情柱子都知道,如今只怕大爷也来了,肯定会想办法救姑娘出去。”

楚楚却有些担心,既然三皇子想拉拢李轸为他效命,这些日子过去半点风声也不曾听闻,十有八九已经失败。那么她就是他们手里唯一的筹码,李轸若真来救,凶多吉少。

楚楚将如月招过来,仔细交代了几句,晚些时候,是惯常为府里送补给的时刻。楚楚借口留下冯妈妈等人,吩咐如月去厨房做些麻花饼。

冯妈妈搓搓手道:“倒叫我们在这里歇着,如月姑娘忙去,守备大人知晓了可不好交代。”

楚楚帕子掩嘴,抿唇笑道:“妈妈一日功夫不得闲,这会子只管受用,林守备来了有我呢。我是个嘴刁的,那馋虫啊只有如月的手艺才降的住,说来也不干你们的事。”

冯妈妈便退下,自去了。楚楚等着如月回来,左等右等却不见人,多半个时辰过去,好歹回来了,楚楚忙把人拉进屋里,小声道:“见到了?说什么?”

如月学着她的模样,压低声音,“大爷昨儿偷偷潜进城来了,已经在外头放了消息,说是他在金城公干呢,晚些时候三皇子带了大量驻兵赶过去,延平只剩了林安生。”

如月凑近楚楚耳边,“晚上子时,大爷便过来接姑娘出去。”如月深深看了楚楚一眼,楚楚正恍惚,并未察觉出其中深意。

“姑娘,你跟大爷走到现在不容易,往后要面对的还很多,可千万要两人一条心。”

楚楚道:“你这丫头,这时候与我说这些做什么?大爷既然要过来,倒是外头那些人咱们怎么打发呢?”冯妈妈将她看得很严,想必林安生嘱咐过,睡觉的时候都守在碧纱橱里,想走的神不知鬼不觉,还有些难度。

如月却眼泪滚珠儿似的止不住,两把擦干净,“这些日子过的忙忙乱乱的,一直没机会和姑娘好好说说话。我就是想你两人这样不容易,往后能一直在一处就好了。”

楚楚帮如月擦干了眼泪,如月却仿佛许多话再不说就来不及似的,“姑娘你是个嘴硬心软的,往往说错话伤了大爷,自己又后悔,人的心禁不起伤害。大爷对你是舍不得,你也得为着他想,说句大不敬的话,我冷眼瞧着,大爷比之姨娘和三姑娘不知好多少。”

楚楚抿唇,“我知道,我如今也明白的,你放心罢,我再不跟他闹脾气。”经历这么多事情,她又不是真傻,谁真的待她好,闭着眼睛也感受得到。

如月又哭又笑,“这样就好,就好。”

“哭什么,咱们马上就能出去了。”楚楚心头沉甸甸的,总觉得如月今儿不同以往,如月却道:“想我小时候遇到那样的灾荒,险些死在人肉锅里,天大的造化遇上大爷,捡回这条命,蜜罐似的日子过了这些年也尽够了。”

“高兴傻了?咱们在一处,总不会叫你吃糠咽菜。”楚楚安慰道。

“我知道,姑娘是我的贵人。等出去后,我还要跟着你一辈子。”

楚楚盯着如月好一会儿,见她心态是真的放松,也不像有什么瞒着的样子,又问不出来,只能先搁下。主仆俩心惊胆战的等着,若无其事,只等掌灯之后,如往常一般睡下。

冯妈妈却突然进来通禀,林守备请姑娘前头去一趟,如月立马看向楚楚,神色担忧。楚楚握住她的手,安抚地捏了捏,“这会儿晚了,有什么事明日再说也不迟,烦妈妈再跑一趟。”她想林安生是耐心告罄了。

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,林安生对楚楚恭敬里带些暧昧,冯妈妈便想楚楚恐怕有什么要不得的身份,又勾着林安生,自然不敢怠慢。

这会儿林安生要见楚楚,她不敢传话去拒绝,有什么只叫他们自己解决去。冯妈妈催促再三,这一趟怕是非走不可。

如月隐晦地拽着楚楚袖子,轻微摇摇头,楚楚脱开她的手,小声道:“你在这里等着,我马上就回来。”

她若是不过去反而将林安生引过来,撞上李轸,得不偿失。如月眼见楚楚被冯妈妈引去前头,心急如焚。

她早打算好,晚上睡觉之前,她与姑娘换个位置,到时候冯妈妈守着的就是她。大爷带人进来接姑娘出去,自是风险最小的的法子。

偏生出这样个变故,若是姑娘回来晚了,或者林安生强行将人扣下,便是功亏一篑。

楚楚却不似如月急的团团转,跟着冯妈妈走过熟悉的小院,到了林安生暂时落脚的院子。冯妈妈亲自将楚楚领到门前,做了个请的动作。

楚楚深吸一口气,抬步进去,林安生正在屋里,厅屋中间,安着梨花八仙方桌,上好的酒菜铺的满满。

见她来了,林安生微微一笑,亲自请楚楚落座。热腾腾的黄酒满上两杯,自己先喝了一杯,“我以为你今晚不会来。”

楚楚不想惹怒她,只想全身而退,淡笑道:“林守备盛情相邀,我怎么有不来的道理。”

“你一定要跟我这样生分?叫一声名字也不肯?”

楚楚拢袖而坐,一言不发,林安生也不在意她说不说话,自言自语起来,“你还记得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吗?肯定不记得了,我少年时一直跟在小将军身边,有他那样惊才绝艳的存在,谁还会注意我,所以我一直安静。你小时候不爱说话,大姑娘强势,三姑娘怯弱,你夹在中间每每哄的两头都开心,我在你身上总能看见自己的影子,委曲求全,又温柔又可亲,渐渐将你放在心里。我总在想,你一定是老天见我可怜送来陪我的,所以我刻苦自勉上进,以期光耀门楣,有朝一日能得到你,不想……”

他忽的嗤笑一声,几杯酒下肚,隐隐有些醉了,眼睛却愈发明亮,“小将军啊,他什么都得到了,为什么连你也要跟我抢?技不如人,当时被他打倒在雨里,躺在地上就在想,我不甘心,我要向上爬,至少比他官高一级。”

楚楚沉默不下去了,盯着虚空,语气却认真,“你误会了,没有他,我也不会跟你有什么牵扯。我当时接近你,便是为了摆脱他,到底不忍心拖你一个无辜可怜人下水,是以你走了,我反而松口气。”

她不知道李轸找过林安生打架,也就无从劝解,林安生眼神讽笑,端着酒杯轻晃,“今日我找到一个李家旧仆,名叫秋月,楚妹,你猜她与我说了什么?”

李纤纤的贴身大丫头,楚楚心上一紧,林安生猛的砸掉手上的杯子,碎片溅飞,楚楚感觉脸上一疼,没来得及摸一下。林安生一步跨过来,如同捉一只小鸡仔,铁铸的手掐地楚楚胳膊生疼,满眼戾气,“不是说没接受小将军,他为你顶着李夫人压力不娶亲,为你跪祠堂发毒誓非你不娶,也拦着你不让嫁人,你还怀他的孩子,你说这是为什么?”

楚楚有片刻的迷茫,有点不能理解,“什么发毒誓?”

林安生轻笑一声,“小将军果然用情至深,祖宗庇护都敢违逆,报应全揽在自己身上,唯恐你被迁怒,知道他说什么吗?他说是他一直强迫你与他乱伦,有什么报应冲着他去,就是战死沙场,死无全尸,葬身鹫腹,也无怨无悔。”

楚楚眼睛一下子模糊了,又急又气,恨不能立时冲到李轸面前打他一顿,他怎么敢?行军打仗,刀剑无眼,他怎么就敢轻轻松松发那样的毒誓。

林安生看楚楚心疼到无以复加的样子,戾气一起,将她搡推到塌上,气道:“我也喜欢你啊,从小就喜欢的,你怎样才肯看我一眼?”

楚楚任由他发泄,只当胡言乱语,直到林安生开始剥她的衣裳,忍不了了,“我真的没有喜欢他,孩子也不是我自愿怀的,既然你找到了秋月,就该知道是李纤纤设计我怀孩子。我不想要,所以即使他生气,也……也偷偷弄掉了孩子。”楚楚在心里说对不起,到了这个时候,她都没办法承认她那样想要他。

“你别这样,我相信你的感情,就是被强迫怕了,所以一时接受不了。给我点时间,适应之后,你这样好,我会爱上你的。”她紧紧揪着衣裳,恳切地看他,那模样确实怕极了。

林安生抬起头,清醒了一点,他也是真心喜欢她,并不想逼着她接受,“真的?楚妹,你不会骗我?”

楚楚闭着眼睛摇头,趁机道:“你明知道我一直被他强迫,现在你也要用这种方式得到我吗?你真的爱我吗?”

林安生慌了,连忙爬起来,“对不起,我以为你在骗我……”

楚楚摇头,低声道:“你送我回去罢,我有点累。”

好不容易让她软了态度,林安生也不想将事情搞砸,答应了送她回去。两人一前一后走到楚楚的院子门口,她准备进去了,林安生忽然道:“楚妹,你想清楚了?”

楚楚不解,隔着昏昧的烛灯看他,只觉得林安生的脸色此刻诡谲难辨,仿佛刚才与她互相致歉的不是一个人。

虽不明白他想表达什么,可若此刻接受,今晚势必会发生什么,楚楚勉强道:“你让我好好想想可以吗?”

见到楚楚进门的身影,如月简直喜极而泣,将人接进屋里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