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终于  青灯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更快章节推荐:师尊每天都在勾引徒弟(1v1) 
温馨提示,首页停留5秒自动刷新到备用站点,防止域名失效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午睡起来,正午的太阳明晃晃晒着院子里的香樟树,猫儿狗儿在廊下嬉闹,婆子靠在廊柱上打瞌睡。楚楚读完李轸的来信,又看了一遍,脸上翻腾起红晕,读到他说想她,恨不能立时便接她回家,心里也极怅然。

以前刚跟他在一起的时候,想的从来都是如何逃离,每日里活在被发现被唾骂的指责里,何曾想过有朝一日,还能怀着忐忑羞涩的心情,等着他八抬大轿来接,简直做梦一样。

银环送过来绿豆汤,楚楚喝了一小碗,郑明佩疯跑进来,楚楚叫人去将镇在井里的甜瓜捞起来切给二姑娘吃,将帕子递给她,“这大热的天儿,跑地满头大汗的,闪了汗你还疯。”

“我从小壮的猴子一样,跟着父亲走南闯北,我娘从来不操心我。”洋洋得意的很,楚楚跟着笑,郑妈妈从门外进来,笑道:“姑娘好,外头送进来两筐上好蜜桃,夫人吩咐送些来,不是什么难得的好东西,也就这么些时日有呢。”

招手唤了丫头,果然盛在篮子里拳头大的红通通的桃子,楚楚捡了一个,亲自去皮,分成两瓣给了郑明佩一半。招呼郑妈妈也用,郑妈妈笑道:“前头客人还没走呢,人家大老远过来没见到正主,我倒不好先吃上。”

楚楚听她话里有话,看向郑明佩,却见郑明佩难得脸上红红的,扭着身子不吭声儿。楚楚明了,“来的是周家哪位?”

“大公子,亲自送过来的,这会儿在前头老爷书房里,夫人留了吃饭,又说快要下场,要回去温书。”

周家那位大公子名周礼,今年十五,便是郑明佩说亲的那家,小小年纪会读书,如今已有秀才的功名在身,与郑家交往深厚。郑明佩与周礼青梅竹马,她是个跳脱性子爱捉弄人,先前跟人家称兄道弟的,定了亲反而别扭起来,轻易不见面。

楚楚哟了一声,“难为人家又要读书,又要想着我家二姑娘吃的玩的,果真有心了。”

郑明佩不依,越发道:“谁叫他来的,我才不稀罕呢。”

“越说越糊涂了,人家辛苦跑一趟,就是去道声谢也是应该的。你不去,我可去了,今儿还没去母亲跟前点卯。”楚楚拉起郑明佩,半推半就的,姐儿俩一道走了。

刚出院子,迎面朱允深便领着个半大少年过来,那少年高瘦,面容清隽。若说朱允深的温柔是不动声色,略带点疏离的礼貌,那少年给人的感觉就极温和绵软了。

看见郑明佩一双眼睛就容不下旁人,明朗的笑容能将人腻死在里头,郑明佩却着恼的很,“傻笑什么,姐姐在这里呢。”

周礼一见楚楚面含笑容看着他俩,脸色涨红,一揖到底。看他恳求般看着郑明佩,明显想跟她单独说说话,楚楚便随朱允深走在前头。

偶尔回头看去,郑明佩闹别扭不理他,周礼急的团团转,她笑了自己也不由傻笑起来。

“以礼从小就纵着明佩,明佩闯了祸谁也不敢告诉,就以礼替她背锅。”朱允深声音轻轻说道。

“那可是难得,青梅竹马两小无猜,对方怕是早就融入生命剥离不开了。”楚楚感叹,就想起她和哥哥,一个庶女,一个受忽略的嫡子,相依为命时间久了如何断的清楚。

她其实一早便明白,若真的想摆脱他,恐怕只有阴阳相隔,再被他逼迫,也舍不得死。他们都将彼此看的极重,若真的妨碍到他在世间无法立足,她不能原谅自己,却又舍不得留他一个人承受孤寂。

他们矛盾纠缠牵连不清,悖论的秘密压在身上恍若大山,叫人喘不过气。他强迫她,每每死死抱着她横冲直撞,将所有的苦痛发泄殆尽,她也针锋相对,伤的彼此体无完肤。

可终究放不下,他的不妥协不放手令她疲惫不堪,只能另寻出路。她的一点点放松都被他放大十倍,抓住一切机会攻心掠地,占了地盘就不走。

李轸不是个爱诉苦的人,可是楚楚总忍不住将他置于弱小的位置,他也总表现的那样离不得她。两个人之间,一个人软了,另一个势必就强势起来。他很享受被她哄着宠着,误打误撞将她套的更牢。

她现在大概能理解那句‘一日不见如隔三秋’到底是怎样的煎熬了,朱允深微微笑道:“不知你还记不记得,你小时候也极喜欢缠着我的,走哪都要跟着,后来……”

后来她越来越不同于常人,姨母和姨夫不叫人轻易见她,小尾巴就这样掉了,朱允深惋惜的表情太明显。楚楚有心安慰,又觉得自己的身份实在有说风凉话的嫌疑,毕竟如何改变她都不是郑青青,她没办法代替她安慰朱允深,那是跟她无关的日子。

“即使不能做到小时候亲近,总还是表兄妹吧,我总感觉你变了。”

“长大了,自然有些变化。”楚楚心头一跳,还好已经到了郑夫人的院子,便断了话题。

朱允深这些时候来郑府频繁,楚楚怕他发现什么,他来的时候便不怎么出门。他大概也知道楚楚不如幼时亲近,却也如她的意远离她。

银环掀开帘子,楚楚下车之前又见朱允深站在庄子门口,拉住郑明佩小声道:“表哥不忙吗?没跟着父亲一道出门。”

郑明佩出门玩兴致就高的很,笑道:“庄子上佃户该收租了,又有庄稼的抽成清点,表哥替哥哥来的。”

至于她们俩是跟着一道来散心的,楚楚道:“早倒不知道表哥在这里。”

“你要知道他在这里你就不来了,姐姐你怎么不待见表哥?他得罪你了。”郑明佩都看出来楚楚躲着朱允深,莫不是真不对付?

楚楚想了想,压低声音道:“他是不是知道我的身份,感觉怪怪的。”总觉得朱允深同她一处时,有探究的意思。

郑明佩却半点不担心,“知道又如何,表哥聪明,干系重大,不会乱说的。”

楚楚忧心,吃完饭银环陪着去后山消食,出门的时候恍惚看见一个人影从院墙边一闪而过,竟然有些眼熟。待再去看,早已不见了踪迹。

这个时候山上的野花开的浓艳,半山腰往下看,田里比比皆是正在犁地的农人,从山上淌下来的小溪银带子似的,小孩子们在里头套桃花鱼,也不嫌弃水寒刺骨。

楚楚折了枝花,就准备回去了,前头不远的地方,恰是她觉得眼熟的那个人影,瘦瘦小小,头上包的严实看不清脸。偷偷摸摸打量楚楚,见她望过去飞快跑了。

楚楚眉心不由拧紧,晚上给李轸回信的时候不由在意那个人影,在末尾添了一句。

郑明佩是个关不住的性子,庄子里农户家的小子们上山捕鸟,下河摸鱼,她要跟着去看热闹。两天不见人影,朱允深忙完事,陪楚楚绕庄子闲逛,有事忙起来,转眼又进了城。

银环拉了拉楚楚的衣袖,顺着示意看过去,又是那个人在她不远处。遇见多了,闲来楚楚便朝庄子里的妈妈们打听。

那人说是先前西北战乱里家破人亡流浪过来的,自己也在战乱中毁了脸,断了一条腿,可怜的紧,兼之不会说话,庄子里人看她可怜,吃百家饭养个闲人罢了。

“可怜见的,看那一双水灵灵的眼睛,想也是个齐整人,造了孽哟。好在那天家的事情平息了,不定要多久才有安宁日子。”妈妈们叹道。

此时正是草原上草长莺飞,土地肥沃的时候,三皇子要向鞑子借兵马,不料那头胃口大了,狮子大开口,要地要钱又要粮。三皇子一口答应,那头见他好说话,越发肆无忌惮,先前叛乱的河东守将一看情况不对,宰了鞑子谈判大将,带兵回朝请罪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